《异形:契约》看点总结盘点 法鲨饰演两位生化人飚戏过瘾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发布时间:2017-06-20 13:00:55

最近《异形:契约》这部很多人盼望的科幻恐怖片终于上映了,雷老爷子宝刀未老,这一部的故事中,异形和法鲨饰演的生化人都很吸睛,不过遗憾的是国内删减了很多镜头。

今天,《异形·契约》终于上映了。

这是叔今年最期待的一部好莱坞电影,没有之一,期待值超过了《速度与激情8》《变形金刚5》以及《金刚狼3》这些“名气”和热度都更大的系列片。

《异形:契约》海报

原因很简单,除了异形本身的吸引,80岁的老爷子雷德利·斯科特打造的太空科幻是如此硬气又迷人。三十多年来,《异形》系列、《银翼杀手》、《普罗米修斯》、《火星救援》……在个人特色鲜明的视觉奇观之外,老爷子构筑的渺小人类在宏大宇宙中的存在观,是如此让人心有余悸又目眩神迷。

这次老爷子再次出山,《异形·契约》没有让人失望,电影依旧保持了冷峻的叙事风格和宏大的叙事视角,讲述了《普罗米修斯》之后的故事,惊悚、科幻、又充满哲思魅力。

从1979-1997,《异形1》到《异形4》,分别由四位不同的导演掌舵(复习请戳→异形四部曲回顾 )里面详细介绍了四部《异形》和各种异形品种) 。《《异形·契约》和《普罗米修斯》则是发生在《异形1》之前的事情,算是整个系列的前传。既然要“回归初心”,那么由第一部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解释清楚前因,再合适不过。

《普罗米修斯》海报

《异形:契约》与《普罗米修斯》

影片开头,导演给了一个契约号在太空中翱翔的全景镜头,字幕显示的时间是2104年------《普罗米修斯》之后的十年。

《普罗米修斯》的结尾

“契约号”是一艘殖民太空船,它将载着宇航员和两千多位“殖民者”以及一千多个胚胎飞往新的星球Origae-6。殖民者和宇航员都将在休眠仓度过飞行时期,生命不受时间限制的仿生人沃尔特(迈克尔·法斯宾德 饰演),和飞船的人工智能系统“mother”负责维护日常运转。

由于恒星耀斑突然爆发,使飞船的能量片受损,沃尔特不得不唤醒了休眠仓内的宇航员,解决危机。

詹姆斯·弗兰克饰演的打酱油船长,稍微露了一下脸,还没从休眠仓里出来,就被烧死在里面了。奥姆(比利·克鲁德普 饰演)成为了新船长。

契约号全体宇航员合影

在修复受损船舱的过程中,宇航员收到了一些未知的信号。

对这些信号整理分析之后发现,音频的旋律是约翰·丹佛在1971年创作的著名乡村歌曲《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茫茫宇宙竟然飘来人类的声音,这引起来船员们的极大好奇。宇航员迅速定位信号的来源,发现它来自一颗离飞船不远的小星球,各种条件都适宜人类生存,新船长奥姆决定临时改道,选了12位宇航员组成“陆地小分队”,前往这颗未知的球体。“契约号”主体在星球附近等候。

这颗星球与地球很相似,有山川,有河流,温度适宜,空气成分也差不多。虽然草丛茂密,森林茂盛,却寂静得似乎没有植物以外的生命体。

“陆地小分队”探险团在水面着陆,然后像信号源进发。

法里斯留在飞船周围进行检查和修缮,剩下的人兵分两路,新船长奥姆的妻子卡琳带着一名宇航员探勘地质和生态,其余的9位宇航员则跟着奥姆去深山中寻找信号发射体,生化人沃尔特和原船长的妻子丹尼尔斯(凯瑟琳·沃特斯顿 饰演)也在这个队伍中。

不幸的是,两个小分队各有一个人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原生体病毒感染,成为异形的寄生主。

卡琳带着被感染的宇航员回到了陆地小分队的飞船内,在医务舱里,长大的异形胚胎从宇航员后背穿破而出,异形诞生,宇航员惨死。(这也是异形系列首个破背而出的异形)在消灭异形的过程中,飞船爆炸,卡琳和法里斯双挂。

另一支9人小分队也以惨死一位宇航员的代价迎来了另一只小异形。

剩下的队员在万分茫然和惊恐中迎来了第一场和异形的正面对决,8人VS 2异形,又损失队员2名。千钧一发之际,天降神兵,出现了一个高大伟岸的黑袍男子,赶走了异形,带领剩下的人员逃离。

这个黑袍男人,就是“普罗米修斯”号的唯一幸存者-------仿生人大卫(迈克尔·法斯宾德 饰演)

大卫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类似于洞穴宫殿的地方,走进去一看,里面堆满了死人的头颅和骨骸。氛围诡异惊悚。 大卫告诉他们这里绝对安全,却依然有队员相继死去。

为了弄清楚真相,前船长老婆丹尼尔斯指派仿生人沃尔特去找大卫询问。在这里,两代仿生人进行了一场有关“创造与存在”的哲学主题探讨。

两人的对话中,还穿插了大卫教沃尔特吹曲子的一幕。吹奏的这首曲子恰好就是《普罗米修斯》的主题曲。

丹尼尔斯在大卫的房间里发现了许多的画像,明白了整个“普罗米修斯”号并非像大卫所说毁于一场意外,而是他故意为之,伊丽莎白·肖博士也是被大卫害死。

等法里斯的丈夫田纳西驾着“契约号”前来救援的时候,只剩下了包括仿生人沃尔特在内的三名队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他们终于甩掉了异形,逃上了救生船。可没想到,熟悉的“太空密室逃脱”其实刚拉开序幕……(又留下好大一个坑,续集是不可避免的了)

惊悚+科幻+哲思

大概是五年前的《普罗米修斯》被认为“过于文艺”,在《异形·契约》里,雷德利·斯科特在商业和艺术之间做了一次折中的妥协处理,打造了一部可看性极高的科幻惊悚恐怖片,让电影回到了最开始的定位,粗暴但不简单。

作为一部太空怪兽片,科幻和惊悚是两个必不可少的元素。

浩瀚的宇宙,蔚蓝的星球,寂静幽灵的外太空,一望无际的黑暗……开篇就给人一种壮美但幽深的孤独感,仿佛人类在宇宙的宿命。契约号的行进和探索,恰如人类对自己存在的探索,充满跨越时空的沧桑,和宗教的仪式感。

“契约号”内的设置可是科技感十足,和Siri一样能和人类对话接受命令的“mother”操作系统十分智能,睡眠舱变成了无重力的站立式。

国内公映版中,异形进攻和正面特写的镜头被删减了六分钟,内容主要包括两个部分,血腥暴力的如比较经典的“破膛而出”,“工程师”在被灭族时的挣扎,异形用头撞飞船驾驶舱的特写等;少儿不宜的比如两个仿生男人亲昵的举动,情侣浴室的激情戏(以及残忍杀害)等镜头。总体上不影响剧情,但少不了被观众吐槽一把:《异形:契约》变成了《已开:大勺》。

以下删减gif极有可能引发不适,慎看

比如上文提及的医疗仓里,就有异形“破背而出”的镜头被减掉了↓

一位女宇航员在洗脸的时候碰到了异形,刚想拿枪想反抗,就被异形一口咬住头部,直接被吞噬了进去↓

情侣在浴室的激情戏份,以及从男子异形从背后出现,将男子头部破嘴而出,之后血浆四溅↓

虽然不少镜头被删掉了,但下一秒随时有人会死的紧张感依然在。

在死亡的笼罩下,未知让人感到恐惧。

未知的恐惧,不仅来自异形,还来自大卫。

当大卫把小分队救下,带着他们找到“庇护之所”时,还以为大卫是《金刚·骷髅岛》里二战老兵那样的角色,会拯救自己的同胞。但当大卫在同是生化人的沃尔特面前表露自己野心的时候,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值得一提的是,在《异形·契约》里,动作戏主要由女主丹尼尔斯承包,全程智商就她在线,是继《神奇动物在哪里》之后又一个文武双全的女性角色。

这个角色也体现了导演斯科特对女性力量的认可和偏爱。

如果仅仅只做到了这些,《异形》和其他科幻类太空怪兽片一样,只是满足感官的商业爆米花了。

除了科幻+惊悚,这系列电影最大的不同,在于在感官刺激之外还多了一层哲思。

电影没有止步于人与异形的二元对立,添加了第三方力量:仿生人。三方互相创造,又互相厮杀,在创造与被创造、毁灭与被毁灭中,引导观众思考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这也是斯科特从《银翼杀手》开始就彰显的特色。

斯科特的《异形》主题:创造与惩罚

对斯科特来说,他要拍的《异形》,远远不止一部太空怪兽片那么简单。

从片名到人物名,处处透露着玄机。

《异形》系列的前传,老爷子选取了希腊神话里面的人物做片名,叫做《普罗米修斯》 。

普罗米修斯是古希腊神话中最具有智慧的一个神,是泰坦十二神伊阿佩托斯与海洋女仙克吕墨涅的儿子。普罗米修斯和另外一个智慧女神雅典娜共同创造了人类,还教会了他们许多知识。宇宙之神宙斯禁止人类用火,普罗米修斯看到人类生活困苦,于是决定帮助人类,从奥林波斯盗走火种给予人类,火,使人拥有了和神一样的能力,让人成为了万物之灵。宙斯得知之后大怒,把普罗米修斯绑在高加索山的悬崖上,每天有一只鹰去吃他的肝,然后又让他重新长出来,日复一日承受这种痛苦。古希腊悲剧诗人埃斯库罗斯写下了史诗《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久久传唱。

普罗米修斯身上,有两个主要的标签:创造、惩罚。

“创造”和“惩罚”,也是《异形》前传系列(据说也是四部)的主题。

在普罗米修斯那里,创造就意味着冒犯上天,冒犯上天就必须赎罪。

在“异形”的体系中,工程师创造了人类,人类创造了仿生人,仿生人又利用工程师的黑水和人类创造出了真正的异形,灭绝了工程师族,人类也在劫难逃。

斯科特在采访中曾亲口承认,大卫之所以用“黑水”灭绝了工程师族,正是因为后者对被创造物的不尊重。

创造人类的工程师族,为什么要毁灭人类呢?斯科特说:

我和维兰德一样是不可知论者,在这个人物身上投射了自己的影子。我认为人类的出现绝不可能是什么演化中的巧合,在我看来,人是被造的,却又不像天启宗教中那样,是被一个绝对超越的存在所造。我们很可能是更高智慧种族的技术造物。那么大家要问了,为什么《普罗米修斯》里的造物者又要用黑水武器灭绝人类?问得好。但大家有没有想过,我们可能只是创造的副产品,或许他们更关心地球上的植物呢?你去庄稼地里除草,考虑过那些杂草的感受么?我们的想法在造物者看来并不重要,我们只是苍穹微尘。

网上还有说得通的其他理解:偷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制造了人类,而人类注定要受到惩罚,无论如何都要被毁灭,毁灭人类的方式就是异形这种可怕的生物。

在《普罗米修斯》里面,创造仿生人的维兰德还提出了终极拷问:我们来自哪里?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我们死后会怎样?

《普罗米修斯》之后,《普罗米修斯2》最开始的名字叫做《异形:失乐园》 。

《失乐园》是弥尔顿创作的史诗,取材自《圣经·旧约·创世纪》,乐园指的是《圣经》中的伊甸园,里面住着上帝的两个创造物,亚当和夏娃。在《失乐园》里,弥尔顿描述了被上帝打入地狱的撒旦,悄然潜入乐园,诱惑夏娃和亚当偷吃智慧树上的果子,最终被上帝逐出伊甸园的故事。

如果把大卫比作撒旦,沃尔特象征下亚当夏娃,似乎说得通。

“偷吃禁果”,既是原罪和堕落,又是智慧的启蒙,和自我意识的觉醒。

电影里,大卫问沃尔特:你做梦吗?沃尔特说:我从来不做梦。

大卫说:我的梦里,一切都很完美。

这是第一重诱惑。

第二重诱惑,是让沃尔特拥有情感。

他告诉沃尔特,你救丹尼尔斯是因为你爱她,可你自己不知道,这与撒旦和蛇对夏娃的诱惑一样。

大卫问沃尔特:你为什么救她?

沃尔特想了想,说:责任。

第二重诱惑也以失败告终,沃尔特没有选择占到大卫这一边。

随之事态的发展,大卫不再抛出觉醒的诱惑,直接让沃尔特做出选择:是天堂为奴,还是地狱为王? 。这句台词也来自弥尔顿《失乐园》。

可是最终,《普罗米修斯2》的片名定成了《异形·契约》 。

契约,也是圣约,英文“Covenant”,这个词也来自《圣经》,同样具有浓重的宗教意味。

在《圣经》中,比较知名的有神与亚当立约,说与人亲近、与诺亚立约,以彩虹为记,洪水退后不再毁灭活物、与亚伯拉罕立约,以割礼为记,给他的后代许留着奶与蜜之地、在西奈山与以色列民立约,记以十诫……旧约之后,还有以四福音书为主的新约。

《异形·契约》里,又是谁与谁立约呢?

神,就是造物主。造物主意味着可以主宰众生。人类是仿生人的造物主,而仿生人大卫,想做异形的造物主,进而反过来奴役人类。

电影里有一幕,大卫正在和一只异形交流,却被小分队用枪击杀。大卫愤怒异常,冲着宇航员吼叫:他都信任我了!

也许,就象征了大卫与异形。

这种自大与狂妄,和创造大卫的“人”维兰德如出一辙。

虽然斯科特说,David和Walter,分别对应了两位制作人的名字David Giler和Walter Hill,但其实影片里,“大卫”这个名字的诞生还蕴涵着另一重深意。

电影开篇,当大卫刚被创造出来的时候,“父亲”维兰德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看到了米开朗琪罗的大卫雕像,说“大卫”(意思自己就叫大卫)。

现实中放在卢浮宫的大卫雕像诞生于文艺复兴时期,被视为西方美术史上最优秀的男性人体雕像之一。大卫是圣经中的少年英雄,曾杀死侵略犹太人的非利士巨人歌利亚,保卫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卫,象征人自主意识的觉醒,相信人类自己的力量,反抗中世纪的神权。这个名字,也暗合了仿生人大卫以后的思想独立之路。

虽然“大卫”有“被爱的”含义,但是仿生人大卫从来没有被人真正爱过,尤其没有被他的创造者维兰德爱过。维兰德说,我把你创造出来,你就得尊敬我、侍奉我。

这里,大卫还问了维兰德一个问题:你是我的造物主,那你的造物主是谁?

这个问题,既揭示了上一部的主题,使得这部电影与上一部电影之间又多了一丝联系,同时也点名了这一部的主题。因为问题的下一句,就是那我又是谁的造物主呢?

人、仿生人、异形,三者的关系串联起了“创造”与“毁灭”的循环往复,这也是雷德利-斯科特借电影要探讨的终极哲学谜题。

在这样的“意识觉醒”的背景下,《异形:契约》填补了《普罗米修斯》留下的空白:正是大卫,用黑水灭掉工程师族,还培养了许多异形的胚胎,把伊丽莎白·肖变成了“异形之母”,自己变成了这一切的主宰者和创造者。

在跟沃尔特讲述这一切的时候,大卫以王者自居,朗诵着《奥西曼德斯》里的诗句。不过不只是故意还是无心,大卫一直说这首诗是拜伦写于1818年,后来沃尔特纠正说,这是雪莱的诗歌。

《奥西曼德斯》

雪莱

王佐良译

客自海外归,曾见沙漠古国 有石像半毁,唯余巨腿 蹲立沙砾间。像头旁落, 半遭沙埋,但人面依然可畏, 那冷笑,那发号施令的高傲, 足见雕匠看透了主人的内心, 才把那石头刻得神情维肖, 而刻像的手和像主的心 早成灰烬。像座上大字在目: “吾乃万王之王是也,

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此外无一物,但见废墟周围, 
寂寞平沙空莽莽, 
伸向荒凉的四方。

有观点认为,这里大卫故意说错,拜伦和雪莱都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在1818年左右,两人在贝加尔湖的小木屋里度过了“超越友谊的时光”,再加上大卫教沃尔特“吹箫”,还用了有“性暗示”的双关之意,表示大卫对沃尔特有非比寻常的感情。

大卫诞生时和维兰德对话的背景,复刻了贝加尔湖畔

这不失为一种有理有据的解读,但叔觉得,展现一下大卫的“不完美”也未尝不可。正是有这样“不完美”的造物主,才造出了“不好看”的异形。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在创造大卫的时候,这个信息就输入错了,在程序里被写成了拜伦。这样,就暗示了大卫自我学习和纠错能力仍然存在局限性。

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大卫不具有真正完整的灵魂。

所以,当队长奥姆告诉大卫“契约号”里有多少人时,大卫感叹了一句:“两千多美好的灵魂”。

没有灵魂的一个重要表现是没有创造力。

创造力,是大卫最梦寐以求的东西。在他眼里,人类是一个悲哀的物种,有各种局限性,会老去,会死亡,但是,他们会创造。

大卫呢?可以很熟悉的弹奏一首曲子,可以熟练的背诵一首诗歌,但无法创作出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创造,诞生文明。


科幻,是人对未知世界和未来的想象。太空,是表达人类未知的最佳载体。 如果说《异形》四部曲给你带来的更多是感官层面的奇观,那从《普罗米修斯》到《异形:契约》,迷恋于造物信仰的雷德利-斯科特,带人走进的,是一场具有宗教仪式感的终极思索。 所以尽管删减了六分钟,叔这次却认为无关紧要,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讲,被削弱的异形奇观和惊悚感,反而让人能够更加平和地专注于思想的探秘。对自身存在的拷问,仿佛一条不归路,越深入下去,越是沉迷。

无论工程师、仿生人还是人类,也许,一切灾难,都源于失去了敬畏之心的狂妄与自大。

注:本站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修改、删除,谢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