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驴得水》观后感 看完电影《驴得水》有哪些感悟

作者:剧情网     来源:剧情网整理     发布时间:2016-10-29 23:29:54

电影《驴得水》观后感!看完电影《驴得水》有哪些感悟?不少网友一定发表一下自己的感觉或者感慨

?2016至乐汇“快乐在路上”舞台剧《驴得水》秋游(昆山站)

一个民国都市的女子甘心居住乡村,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却保持着单身,令人浮想联翩。在黄土地的小学里,一个弱弱的女子,远离都市的繁华,加入到教育救国的实践中。最后难逃红颜薄命的结局,留下了无尽的凄美。

驴得水中唯一袅娜多姿、楚楚动人的女子(张一曼),并未介绍到达荒凉地农村小学的故事。晏阳初提出的医治愚贫弱私,就是这些有志青年的梦想。但她那么异于当地农妇的衣着打扮,从来都是一身旗袍裹身,一头长长的绣花,一个大大的微笑,在仅有六个学生的学校无疑显示她那独特的气质。那身旗袍,在庙改造后的小学,在低矮的窑洞里,显得是那么袅娜多姿。她确实是大城市的姑娘,也许因为逃避某些东西才来到这里。或许是逃避失败的爱恋,才来到迥然于过往熟悉的环境,以此过完余生。

正如主题歌唱《我要你》的那样:“我要美丽的衣裳。”一开始假借驴得水名义骗取的钱财,她就买了好多身美丽的衣服。以后几乎每个场景,她都会穿一身美丽的旗袍,乐观地立在人群中。在以吕得水的名义获得大批资助以后,大家买来了留声机。在婉转的音乐下,她首先约刘帅良跳舞,随后又与校长跳起来动人的舞蹈。与男伴的完美配合,一前一退,举手投足间都尽力将舞蹈发挥到极致。可见她的舞蹈功力深厚,并非一日之功。那舞姿,在流光四溢、昏黄街灯的照耀,慢慢旋转。一身旗袍,演绎着绝妙的舞姿,实现了公主的梦想。

她应该在乱世中也渴望着美好的爱情。毕竟在近乎荒无人烟,甚至驼水都不得采取非常之道的地方,有一个对生活要求极为精致的女子。她每次都把自己自己打扮得极为精致,每次与人交谈似乎会有乐观的笑容。尽管疯掉以后,她还是很乐观地,满田野跑来跑去采摘野花。在教堂的婚礼上,她一开始还是蛮犹豫要不要进去,但是当看到校长女儿穿着美丽的婚纱,她还是手捧着一束灿烂的鲜花出现了。鲜花大大小小,捧在手掌里,好像美丽的少女。满嘴里都是关于美好婚姻的词语,那真的只是一个女子在乱世中渴望天长地久的爱情。

从别人的话,可以窥探张一曼的今生前世。裴魁山在大家动员张一曼向铜匠的媳妇承认勾引铜匠的时候,无疑说明当时张一曼当年境遇很惨。要不是校长收留她,她现在还不知道哪里。甚至在跟教育局的官员协商农村教育家的候选人时,教育部官员说道张一曼的时候说了句:“你的情况我就不说了。”随后大家都保持沉默。甚至裴魁山在漫天的蒜叶中向张一曼告白的时候,裴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那就是“虽然你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放荡,但是我知道其实你很单纯。”别人眼中的她,似乎在诉说这个女人过往的不平凡,似乎在暗示女子过往的风尘。

树大招风。一个貌美的女子,掉入了一群素质并不高、“品行不端”的男子中,犹如狼入虎口。校长应该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救过他,所以她在校长剪断那长发的时候,心理无限忧伤,却还是默默接受了。甚至在减掉长发的时候,她还在回忆与校长过往美好的画面:一起跳舞,一起欢笑,一起穿着艳丽的校服拍照片……就算疯掉以后,他在一片盛开的油菜地里,开开心心地采着油菜花的时候,校长对她说:让她尽快会自己的屋子里做校服,不做完不出来,即使外面出现任何声响都不用管。后来即使校长像头驴一样被困在驴棚里,像驴一样嚎叫,她都没有出来。裴魁山是剧情中向她深情告白的知识分子。他们朝夕相处,甚至都要发生了关系。可是张一曼终究不爱他,只是他的过客。在一片蒜叶凤舞、青葱岁月中,一个女子听闻裴魁山深情告白以后,她也许经过很深的感情,知道固执己见往往不能善终。她也许经历过单相思的年岁,知道那终究不是爱情。于是素爱开玩笑的女子,一下子正经起来,果断决绝了兵荒马乱年月一个男子的钟情告白。

后来铜匠还是出现了看似放荡的女子世界里,偶然的机会他们还是发生了关系。个人感觉,其实张一曼还是对铜匠有感觉的。在第二天早上,当朝阳初照大地的时候,铜匠就要回到面朝黄土背朝天、和自己槽糠之妻过日子的生活。张一曼听说铜匠很喜欢她那头发,卷卷地很好看。于是果断拿起一把剪子,剪断了一绺长发。据说,女孩不轻易断发,送断发于他人,必定有深刻的含义。后来,铜匠深陷爱恋之中,在默默注视那袅娜多姿的背影消失在黄土地的时候,忽然有感而发唱起一首歌。一首高亢动人的歌声骤然响起,勾人心魄。张一曼应该是笑着回头看了铜匠,却迎面哭着走了。现实就是这样,最好的爱情是对了人对了时间。张一曼只是遇对了人,但是时间不对。

张一曼与铜匠发生关系,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所有信誓旦旦爱她的男人,变了。裴魁山觉得她伤害了一个至爱她的男人自尊心。于是拼命挥霍着金钱,挥霍着最初教育救国的梦想。他开始穿着貂皮大衣,开始不再那么有公益心,不再为张一曼说好话。甚至在铜匠让大家站起来批评张一曼的时候,裴魁山骂得特别狠,刺穿了红颜薄命的张一曼的心。恐怕那种撕心裂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也许并不是不去爱他,还是只是怕伤害一个真心的人。在张一曼疯掉以后,他甚至向校长提议,要把她锁起来。一个男人鼓起勇气向她告白,最后化为泡影;最重要的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在自己的眼皮下和别人上床,那种痛苦恐怕是谁都难以体味的。所以以后他纵有千百极端的举措,也是可以理解的。铜匠在槽糠之妻的逼迫下,还是以一个男人的勇气主动向家里的母老虎反抗,那可能是铜匠一辈子最风光的时候。因为他为了一份爱情挺身而出,勇敢地向所有的人表达了钟情于这位风尘女子。可是所有的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场幻觉。那瞬间被打脸的感觉,恐怕和裴魁山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和别人上床一样。

张一曼也许是有高见的人,知道裴魁山和铜匠并不是深爱自己的人。所以当两个男人深情告白的时候,她还是告别以往的嬉皮笑脸,坚定又云淡风轻地拒绝了这两个男人。毁掉一个男人最钟情的东西,往往带来可怕的后果。事实也证明是这样的。几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子,还是伤害她最深。也许那些男人,并不是真正地爱慕这样一个让人看不清的民国女子。他们爱慕的只是虚荣的自尊心,并不是与张一曼精神上真正的门当户对。倒是剧中没有表达爱意的几个男主角,没有伤害她那么深。

一个女子尽管拥有世上最美好的梦想,却敌不过乱世的枪响。当婚礼的教堂一声巨响,响起的不是花炮,而是一声枪响。所有虚幻的婚礼瞬间破灭。人在一瞬间都可以被撞倒在地,曾经爱慕的自己人却没有一个去扶她。还有好多人趁机去抢美国人的美元,却没人怜悯乱世中姑娘的梦想。手捧的鲜花最终还是倒了一地,散落的到处都是。无论她怎么后来拼命守护,无论她再怎么捡拾,都捡不起曾经美好的梦想。张一曼还是没有善终,最终在枪声中结束了自己凄美的一生。我记不清楚后来张一曼的床上到底有几套崭新的衣服,如果是三套的话,必定是她穿着梦想中新学典礼要穿的红色衣服离开的;如果是四套,也有可能是她给校长的女儿也做了一件,自己还是穿着美丽的衣裳离开了。

张一曼在他乡,还是默默地消失在黄土地里。她可以等待世上最好的爱情,却敌不过人间的是是非非。

注:本站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修改、删除,谢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