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张玉贞》剧评观后感

作者:剧情网     来源:剧情网整理     发布时间:2013-04-19 09:11:03

所谓的古装剧,一类以李丙勋导演为主,强调出身寒微自强不息修成正果的男女主人公:许浚、大长今、薯童谣、同伊、马医。这类戏剧人物的表演方式更正统,价值观也更传统,而且李的选角精准,尤其是所选角色非常适合(除薯童谣为SBS,几乎多与MBC合作);2003年的

另一类就是略带颠覆性质的古装偶像剧,人物的表演方式和剧情好像是时装换古装,甚至出现BL恋,豪华派对、男女一起上课、公开相亲什么的,性格反叛立于时代潮头的女主角,比如:成均馆绯闻、张玉贞之为爱而生。

此剧甚有“于正工作室”的作风,戏说历史的角度,偶像剧的选角方式,鲜艳改良的服饰、精致的布景、无微不至的灯光、化妆,只不过为了烘托主角们的好看,观众群更年轻化。至于内容,完全改了。之前所谓的“抹黑论”“洗白论”倒不紧要,若是看还有点复古情节的宫廷剧,另一部《花的战争》号称“韩版甄缳”,主要展示女人之间的残酷内斗,嫔妃们互相下毒、巫蛊、沉水、火烧,然后就是一场接一场生孩子,直到生到男的为止,女主符合观众的“奸妃”设定:出身寒微,作为政治棋子认了干爹给送进宫里,因为皇帝太老不是真爱,非处女之身就入宫获宠,固宠不衰,中间无数次加害其他妃嫔,每天的心机就是怎样混到老皇帝床上,然后生儿子。其中一个情节完全反应编剧的心态,看到生女婴,居然厌恶到要扔掉。整部戏就在女人之间互相戕害,自我厌弃的情节中展开,当然生儿子秘方,吸引男人的伎俩大量展示民俗,也不知道真假。够传统,也够糟粕。始终对高高在上的老皇帝没什么特殊描写,他有权谋之心却处在微时又不能翻案写成贤君,最后连儿子都杀,性癖好粗鄙,喜欢低贱娇痴的年轻女人——大部分宫廷剧涉及的更多是女人之间要么结盟要么背弃的戏码,既然甄缳都播了十几遍,还有必要看翻版么。(《金枝》比较颠覆,她们都不爱皇帝,第2部更是姊妹情深抵抗寒冷。)

张玉贞的最大错误也不过是,如果这是类似于《拥日之月》的架空文,那就很好理解,不幸把历史人物套往上套。且不说乌鹊桥之会的浓浓“非诚勿扰”“海天盛宴”味道,大家闺秀和名门公子套了古装,公开就拿茶杯交谈甚欢(你们喝点啥,啤酒还是白干呢),如果听到王世子驾临,兴奋的淑女击掌相庆。名门公子可以在这样的茶话会上随便调戏出身低贱的良家妇女,这时就会有救美者附耳低语带走姑娘,微服出访变换身份这种段子哪个古装剧没有呢,就差亮个牌牌:我是世子。

偶遇安排恰到好处,上次“量体裁衣”这次是“书室相拥”,可惜碰上来偷欢的公子淑女,最后还发生口角,对白现代到不像话:你不仅偷走我的吻,还拿了我娘给我的1000两,快点还钱!正在翻看人民出版社铜版美术画的张玉贞则被李焞拉到一边,意思是别打扰人家的好事,然后紧紧握住张玉贞的手----速度是蛮快的。

张玉贞一直端庄得像淑女,对于这些男人的撩拨都是正色凛然不苟言笑不抛媚眼,彻底变成了大长今,镜头眷顾她,美。

美到东平君心神恍惚来拉她的手腕,说她沉鱼之貌,无论如何都不是皇室子弟的作风,不过戏里的东平风流倜傥;焞李则因为见到佳人梦寐思服,开小会一直傻笑在纸上写“内禁军”,当然这个角色设置好过自己扮太监;福善君好点,但也是神色一凛,赞她倾国之色。

跟同性比也是衰到没朋友,金、闵两家的姑娘都太清瘦,而且金家姑娘选个比自己还漂亮得多的陪衬人,世子怎么会爱她(不得不说李丙勋选角精准,张禧嫔选华美耀眼,够艳丽;仁显端丽,同伊清秀)。仁敬的手、足无措怎么也不像名门闺秀,基本的礼仪训练都缺乏,对答时还用了张的对白;仁显似乎还没开始黑化,但她素服淡妆,不爱鲜艳,候选时无比贤明地回答所爱之花是“棉花”,可以为民作衣裳,而且眼见烟花盛放却慨叹其短促,一心只想做辉映日光的月亮,殊不知日月只能遥遥相对,却无在一起的时日,而且她永远是可怜的影子,在夜间出现——此后被废在深宫,大概要后悔当初的比拟。这个人物有点像薛宝钗,人情练达,素淡内敛,有大家风范,但也少了烟火气息,个性强势的肃宗直接连选拔过程都不看,只说“若为礼法之故也需接受”。

第三次见面“洗踏局裁衣”,最美的也就是这幕了,OST的MV几乎是这集的预告版,染过的布垂在杆子上随风飘荡,粉红明黄艳蓝大红掠过美女的脸庞,遮住爱慕者的身影,《菊豆》里的染坊场面一再被搬演。光打得足,任宰范老师一位前重金属摇滚歌手唱起古风范儿的插曲也不含糊,最后歌唱,此情易散都随风逝。

张玉贞在此技能无比敌,不仅会制衣裁剪还会化妆,被仁敬邀作“手母”,实际上是类似侍婢的化妆师,她想进宫见识,但对白也很奇异“城中潮流,无非宫中和妓坊”,当然拿皇宫贵妇和妓生相比很不妥,进之后更是拿个本本手拿炭笔画个不停(写生课无处不在)。仁敬的衣服被侍女泼污,她自告奋勇补救。“洗踏局”类似于“制衣局”,偌大皇宫可以让她随便走还遇见世子,还亲自带路,还拿来针线缝制,这编剧真的没看过随便宫里走的刘三好(会做衣服会做首饰会弄摆设的女劳模)?灵巧的手势飞针走线,艳红的裙子就地裁成,为什么会穿越到《时尚王》里的李佳英表演缝纫绝活儿,刘亚仁你前世是牛郎么,一定要找个织女作老婆。而且张玉贞眼里只有针线活儿,把李焞出说别烦碍我做事。

想吃吃不着是一种境界。世子闹得没脾气,出门等候。

第四次是“探营 ”+“射箭”,了秘密亲卫队的营地,不仅面对强壮高大的兵士毫不胆怯,而且还继续画军衣,打算在军衣竞标上拿到最终决定权,为自己赎身不然就要被堂叔送到宫。第四集过半才把世子的脾气表露无遗,尤其“射猎”时,张玉贞不慎被贼人掳持刀威胁要一块金子,结果李焞没有一丝犹豫直接箭发,吓得张花容失色狂跑出;“探营”时和亲卫军头领闲谈,对方怕他耽于美色,结果他说只会在一品官员的女儿中选择对象,却被张听了前半句,伤心而。

世子嫔终选只有仁显一人,他却说动金氏以敌制敌,加上仁敬对他一见钟情,一人决选又多出一个候选人。而在选择时还故意把手伸向仁显,令她空欢喜。闵维重和这对未来翁婿在此的矛盾已经水火不容。

[1] [2]  下一页

注:本站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修改、删除,谢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