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电影剧本《小夫妻生活的佐料》

作者:剧情网     来源:剧情网整理     发布时间:2013-04-17 09:38:42

小夫妻生活的佐料
作者:熙子

张飞的父亲因为爱看《三国演义》,所以给儿子取名“张飞”,“孙二娘的父亲爱看《西游记》,所以给女儿取名叫“孙二娘”,张飞的父亲和孙二娘的父亲在两个孩子小的时候就开玩笑的给两个孩子定下了“娃娃亲”,不曾想张飞和孙二娘两个人长大后,真的就自由恋爱成了一对夫妻,孙二娘对张飞爱得深沉,看得严紧,夫妻两因为孙二娘的多疑,闹出了许多笑话。
孙妈:孙二娘的妈妈,热情,泼辣,开朗,懂得教育女儿的方法。
孙二娘:重视爱情,热情,知错就改,但多疑,有点刁蛮。
张飞:对妻子的多疑很气恼,但讲究解决问题的方法。
……
前面部分略去。
……
(孙二娘家里客厅,一个沙发。一个门,张飞在里屋睡觉。)
人物:孙二娘,张飞,孙妈)
张飞:我的名字叫张飞,只是以为我爸爱看《三国演义》迷上了张飞,就给我去了这个名字。今天我夜班,赶紧睡觉。(进里屋睡觉)
孙二娘:(开门进来,)我叫孙二娘,只因为我妈爱看《水浒传》,就羡慕那孙二娘,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说来也巧,我找了个对象,叫张飞。(冲里屋喊)张飞——,张飞——
张飞:(在里屋)没在家!
孙二娘:没在家?没在家怎么说话呢?我说,你没事吧?(把背包扔到沙发上。)
张飞:有事。可忙呢。
孙二娘:你忙什么呢?
张飞:睡觉。
孙二娘:睡觉?睡觉也叫事儿?也得忙?
张飞:两个人睡呢,还不忙?
孙二娘:(立刻惊讶地)两个人睡?你敢?和谁?
张飞:和被。
孙二娘:何飞?啊?张飞,你好大胆,竟然把何飞领家里来?(冲进里屋,扯着耳朵把张飞拽出来。)张飞,何飞呢?
张飞:手松开!
孙二娘:不松!
张飞:不松不告诉你。
孙二娘:(松开张飞的耳朵,双手掐腰,气得直喘气。)说,何飞呢?
张飞:(坐在沙发上,往里屋一指。)哪,里屋床上。
孙二娘:床上?那我刚才进屋怎么没看见她?
张飞:那你在床上看见什么了?
孙二娘:就一床被啊。
张飞:那就对了。
孙二娘:什么就对了。张飞,今个儿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何飞在那?
张飞:你真要找她?
孙二娘:一定。
张飞:那你肯定能找着。
孙二娘:在那儿?
张飞:地缝儿。
孙二娘:地缝?
张飞:可不,地缝。你看咱家哪旮旯有地缝儿,你就上那儿找。
孙二娘:张飞,你跟我较劲呢,是不?
张飞:我叫什么劲那,我刚才是说我和被——床上的被子睡觉,谁叫你一天邪性巴拉的。
孙二娘:(消气了)哦,一场虚惊啊,那我邪性,那我不是在乎你吗?你说是不?(微笑着往张飞跟前凑合。)
张飞:别,你可别这样,我害怕。
孙二娘:你怕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
张飞::你是不是母老虎。
孙二娘:就是。
张飞:你是母夜叉。
孙二娘:还不如母老虎呢。哎,我说张飞,你这要干嘛,逼我离婚是不?
张飞:我同意。
孙二娘:同意?哎呀,你能不能说不同意?
张飞:是你说的,老婆说二了,我不敢说一。
孙二娘:怎么就不能顺着我说?是老婆说一,你不说二。
张飞:这都要离婚了,还是一吗?再说这你说二我不说一不是一样吗?
孙二娘:那你打算说几?
张飞:我说零。行吧?反正我在这个家说话从来没算过,就说零吧,跟没说一样。
孙二娘:你,气死我了。(坐在沙发上,哭)
张飞:(起身看看,)这怎么又哭上了。(低头不语。)
(门外有敲门声)
张飞:别哭了,有人来了。
( 孙二娘一扭身子,哭得更厉害了。)
张飞:(起身爬门眼儿看。回头对孙二娘)别哭了,妈来了。(孙二娘哭的声音更大了。)你看看你,这是——
(门外继续敲门)
孙妈:(天津人说话的味。)张飞,开开门!你妈来了。
(张飞开开门,孙二娘妈走进来。)
孙妈:(天津人说话的味。)哟,我当是谁哭呢,原来是我闺女。
孙二娘:(停止了哭声,抬头看孙妈。)妈,是你呀,我以为是他妈来了。(用手一指张飞。)妈,你快坐。(起身让孙妈坐下。)
张飞:(看看妻子)哟,今个儿天气预报报得有误,我听说是暴雨倾盆,结果是干打雷不下雨。
孙妈:(看看张飞,又看看女儿,)你说你们两儿啊,这结婚也一年多了,怎么就老生气呢?
张飞:(一指孙二娘,白了一眼。)你问她吧。
孙妈:你说说吧,闺女。
孙二娘:没事儿,妈,张飞处于逆反时期。逆反期过去就好了。
张飞:逆反?你干脆说我该上幼儿园得了。
孙妈:逆反?怎么了?这是?(向张飞)张飞,她不说,你说说,你们这是怎么了?
张飞:(撇了一眼孙二娘。)她太邪性了,老不放心我。
孙妈:(站起来,一拍大腿,笑了。)这真是癞蛤蟆没毛儿,随跟儿,这点啊,就像我!
张飞:(睁大了眼睛,孙二娘也惊讶地看着她娘。)像你?
孙妈:啊,像我,一点儿没错。
张飞:(一拍自己的脑门,)完了,那我——这不是撞到枪口上了嘛。
孙妈:那也没事儿,张飞,你就说说你们俩怎么回事儿,你要是有理,没准儿,我这枪口就兴许转过来,这掉炮就往里揍。(回身一指孙二娘。)
张飞:妈,那,我可就说了啊。
孙二娘:哎呀,你别说嘛。
张飞:不说,不说憋死我。你听着啊,妈。我这不,半年前。
孙妈:先别说半年前,就说说说现在你们俩怎么了。
张飞:这不刚才一进屋,她问我干什么呢,我说和被睡觉,结果,到她嘴里,变成我和何飞睡觉。
孙妈:何飞?就说去大家拿劳务输出的那个?
张飞:大家拿?干嘛,开抢啊,那是加拿大。
孙二娘:妈,是加拿大。
孙妈:哟,这大家拿不是好记吗?再说,我不管是加大拿还是加拿大,我就问的是不是她?
张飞:是。
孙妈:那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飞:什么时候回来了?那是她(指着孙二娘)那么说的。
孙妈:闺女,你的意思是何飞早晨从大家拿飞回来,见张飞一面,完了又飞回去大家拿?
张飞:要是这样的话,我说她是不是把外国的沙拉吃多了?撑得慌,满世界晃悠。
孙妈: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孙二娘:那怎么就没可能,何飞要是后悔没跟张飞结婚了呢?那她就从加拿大回来了呗。
孙妈:你觉得张飞他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他要是那么有魅力,也不至于他追了何飞好几年,没追上,刚一立定,还没来得及稍息,就让你追上了。

[1] [2]  下一页

注:本站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修改、删除,谢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