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投稿     发布时间:2017-01-11 17:55:55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如果说有一座城市与生俱来地笼罩着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那一定是芝加哥。今天,奥巴马选择在这里发表告别演讲,同样是这里,奥巴马在2008年发表了激动人心的就职演讲。他说想要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这座雄踞密歇根湖西岸的伟大都市曾是印第安波塔瓦托米人的领地,在经历了在历史中被普遍看轻的交易、欺骗和杀戮之后,“现代文明人”依照“法律条文”拥有了这块极其肥沃的土地。那是1837年,芝加哥经历了定居点和小镇的变迁,终于成为城市,而在此后的百年间,芝加哥的人口增长和农业生产都迅速领跑了美国一线城市。在今天的芝加哥,你到处都可以看到“1837”的字样,它被印在棒球帽上、地铁墙壁上、广告牌上和所有能代表芝加哥自诞生开始便持续繁华了将近180年的城市荣耀。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芝加哥奥黑尔机场是全球最繁忙和吞吐量最大的机场之一,某种程度上却也声名狼藉

飞行对于芝加哥来说并不总是完美的,尽管奥黑尔是全球最繁忙和吞吐量最大的机场之一。湖区的小气候常常风云突变,拥堵的航路以及低下的协调效率使航班变得不确定,长时间延误和取消时有发生,这令奥黑尔机场这座最令人期待的美国门户在某种程度上声名狼藉。而乘坐城铁cta蓝线直达市中心,这段与跨洋飞行相比微不足道的旅程需要45分钟。

从《芝加哥》中走出的芝加哥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海军码头时芝加哥最具有怀旧气息的梦幻之地,在这里寻找电影《芝加哥》里所展现的那个风城

在地铁线路交叉接驳得错综复杂的卢普区(The Loop),可以找得到电影《芝加哥》中的城市影子。浓烈的阳光投射在玻璃和钢筋混凝土的摩天大楼之间,狭窄的道路如同这座膨胀发展的城市跳动的青筋脉络,阴暗和肮脏隐蔽在数不清的角落,那些角落迟暮了上百年,如同19世纪20年代的禁酒令时期一样。那时候距离芝加哥重建已经过去了50年——1871年的摧毁整个核心区的大火令芝加哥第一次改换了面貌,也留下了苍白衰老的城市印记,密歇根湖东岸的树木被成批砍伐运往芝加哥,以支援都市的重建。登上约翰汉考克中心的94层观景台(Observatory),可以360度俯瞰芝加哥和密歇根湖美景,短暂的傍晚日落对于这趟价格不菲的观景之旅更加弥足珍贵。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密歇根湖岸边的博物馆区值得花一两天时间去闲逛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从约翰汉考克中心的94层观景台俯瞰芝加哥城,错综复杂的卢普区街景

海军码头恐怕是芝加哥最具有怀旧气息的梦幻之地了。由密歇根湖岸径直向外延伸出?公里,沿湖坐落着摩天轮、游乐场、电影院和老戏院,好像一台庞大的电影布景,就连停车场的方向指示牌都闪烁着耀目的霓虹灯,颇具20世纪初期风格。在戏剧化味道飘散的海军码头,有时候你会幻想维尔玛或洛克茜会从巨大的帷幕中走出来,穿着白色或黑色的蕾丝礼服,在爵士乐突然响起的灯光之下,跳一支雀跃的踢踏舞,就像电影《芝加哥》里所展现的那个风城。

参拜城市首席雕像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不可免俗参拜迈克尔·乔丹雕像,堪称芝加哥首席雕像,每个NBA迷芝加哥必访之地

大名鼎鼎的联合中心球馆同时是冰上曲棍球联盟芝加哥黑鹰队和NBA芝加哥公牛队的主场,尽管这座由联合航空冠名的体育馆并不位于卢普区或地铁口,当天也并没有比赛上演,我还是循着地图找了过去,只为看一看在电视和画册里出现过无数遍的迈克尔·乔丹雕像。黑灰色的雕像“腾飞”于球馆的东侧户外,虽然参观者并非络绎不绝,但也很少有冷清的时候。在我到达的时候,当地人DEE正带着他的两个孩子在这里玩耍。这位粗壮的黑人朋友十分开心,公牛队是他与陌生人打开话匣子的最佳主题。“韦德出生于芝加哥。”DEE给我讲解着,“每一个芝加哥人都喜欢他。”那之后仅仅半个月,韦德便宣布与芝加哥签约,成为了公牛队的一员。这太不可思议了。

属于一个人的橡树园

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

在海明威出生的故居橡树园399号门前逗留

乘坐地铁绿线向西去往橡树园(Oak Park)会经过几片黑人聚集区域,乘客中白人的比例很少,而若不是拜我这个游客所赐,恐怕黄种人就一个都没有了。海明威出生的故居橡树园339号至今仍完好地被维护着,那是一座灰白和米黄两段式的三层小楼,尖圆顶和斜顶相伴混搭,并带有一条维多利亚式的回廊。在22岁(1921年)之前的大多数时间里,海明威都住在芝加哥。禁酒令开始执行之后,随着城市人口流动的大潮,海明威一家迁往巴黎,之后辗转定居在佛罗里达和古巴,却再也没有回到过芝加哥。海明威故居以及一个街区之隔的海明威博物馆构成了橡树园的海明威怀旧主体,这里的街头海报上的海明威照片拍摄自1920年代之前,20岁的海明威梳着油亮的头发,瘦削的脸庞上眼神坚毅,与那位更为有名的不修边幅的大胡子暮年海明威形象大相径庭。

撰文:喻添旧

摄影:喻添旧

(喻添旧,“偷风景的人旅书社”和“鹿溪传播”创建者。图文双修,前者解决眼睛看到的世界,后者解决头脑思考的旅行。认为旅行不是独立存在的生活方式,而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亦认为“旅行作家”的存在是一个悖论,亲眼所见亲身所感才是旅行的真谛。)


最新消息:《奥巴马发表告别演讲的芝加哥,也自带了一种英雄迟暮般的沧桑感》相关视频内容,可关注微信公众号(starxinbei)阅读。

注:本站部分文章收集自网络,仅供学习参考之用,如有侵权之处请及时联系我们修改、删除,谢谢![评论]